墾丁

Being dead.

【待授翻】what must be said and not written

甜到爆炸。甜到死亡。甜到化成一滩。

柱柱子_人间培道是沧桑:

       原文地址在这里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30899 用句很简单,各位公民可以去读原文感受一下那种我翻不出来的萌


       


       这是一篇甜的短信文,互动非常可爱,其实端午就翻好啦但是一直没等到作者的回复_(:з」∠)_翻译新手英语渣渣,就是图个乐呵,欢迎纠错。感谢表姐帮忙校对,你真是我亲表姐(比心




     文中粗体字对应原文英文字母大写


 ———————————————————————————


 作者:kiyala




 配对:安灼拉/格朗泰尔,公白飞/古费拉克,巴阿雷/热安




Summary:格朗泰尔在约会,和某个不是安灼拉的人








From Enjolras to Combeferre


安灼拉:公白飞,你了解什么是感情对吗


公白飞:不。


安灼拉:这是什么意思你已经跟古费拉克交往了四年了


公白飞:我知道。但是我也知道这事是怎么回事。不。


安灼拉:我需要感情方面的建议


公白飞:你现在又没有谈恋爱。


安灼拉:我可能会


公白飞:不。


安灼拉:不?


公白飞:我不是这个意思。


安灼拉:但是


公白飞:如果你接下来打出来的内容是“我看见格朗泰尔和别人在一起”我会用我的解剖学笔记揍你。


安灼拉:你也看见他们了


公白飞:能不能请你停止使用大写锁定?


安灼拉:抱歉。


公白飞:我不觉得你感到抱歉。


安灼拉:所以,格朗泰尔


公白飞:不。


安灼拉:但是


公白飞:不。


安灼拉:公白飞,拜托了,你能不能就回答我一个问题


公白飞:我知道那个问题会是什么而我的回答会是再一次的:不。


 


From Enjolras to Courfeyrac


安灼拉:古费拉克我认为格朗泰尔有男朋友了


古费拉克:啥?????????


 


From Courfeyrac to Combeferre


古费拉克:公白飞R是有个男朋友了吗???


公白飞:真是日了狗了。*


古费拉克:对不起我做了什么:(


公白飞:没什么,不是你的错。我很抱歉,亲爱的。


公白飞:我猜你是从安灼拉那里听说这个的。


古费拉克:从他那听来很糟糕吗???


公白飞:对,非常糟糕。你想去处理一个充满了焦躁和嫉妒的安灼拉吗?


古费拉克: ……………天亮前他是你儿子嘛*


公白飞:混蛋,我爱你。


古费拉克:也爱你:) :) :)


古费拉克:不过现在我真的非常庆幸我们这周末已经有外出计划。


公白飞:我也是。


 


 


From Enjolras to Courfeyrac


安灼拉:古费拉克你在吗


安灼拉:古费拉克我觉得格朗泰尔有男朋友了我该怎么办


安灼拉:古费拉克


 


From Enjolras to Combeferre


安灼拉:告诉古费拉克打开他的手机


公白飞:关于大写锁定我们之前说过什么?


安灼拉:抱歉,你可以告诉古费拉克让他打开他的手机吗?


安灼拉:我们的谈话正进行到一半。


公白飞:他手机电池没电了,他说他很抱歉。


安灼拉:噢


安灼拉:公白飞,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公白飞:你知道谁最擅长给感情建议吗?热安。


 


From Combeferre to Jehan


公白飞:我提前道个歉。


热安:嗯?为了什么?


 


From Enjolras to Jehan


安灼拉:热安我觉得格朗泰尔有男朋友了


热安:噢,亲爱的




From Jehan to Combeferre


热安:我需要比道歉更真诚的东西


热安:比如之前我一直在让你给我买的那个人体骨骼


公白飞:对不起!!!


 


From Enjolras to Jehan


安灼拉:我该怎么做


热安:是什么让你觉得你需要做什么,安灼拉?


安灼拉:但是格朗泰尔有了个男朋友


热安:然而?


安灼拉:然而


热安:嗯?


安灼拉:然而那不是我。


热安:你希望那是你吗?


安灼拉:我


安灼拉:是的


安灼拉:我想是的


安灼拉:热安我该怎么办


热安:你只是因为他开始在和别的人约会,才希望成为他的男朋友吗?


安灼拉:我不知道。我不这么认为。


热安:你之前有过想当他男朋友的想法吗?


安灼拉:我不知道!!!


安灼拉:这让我很混乱好吗


安灼拉:我不喜欢感情


热安:感情使我们成为人类,安灼拉


安灼拉:我不喜欢它们


热安:亲爱的,我无能为力。你看见格朗泰尔和某人在一起。这让你感觉到了什么。也许你需要做的是坐下来并且处理你的感受。


安灼拉:好吧。谢谢,热安


 


From Enjolras to Combeferre


安灼拉:我跟热安聊过了


公白飞:哦?


安灼拉:我需要坐下来并思考我的感受


公白飞:很好。


安灼拉:你周末还是要出门吗?


公白飞:是的,安灼拉。你必须自己思考这个问题。


安灼拉:好吧


 


From Jehan to Grantaire


热安:你的约会如何?


格朗泰尔:我看见安灼拉了。


热安:这是件糟糕的事吗?


格朗泰尔:是的。


格朗泰尔:约会剩下的时间里我不停的在想他。


格朗泰尔:我就是个窝囊废。


热安:不你不是:(


格朗泰尔:我本来是想用跟别人约会来忘掉他。


格朗泰尔:我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渴望他上面,这已经够糟糕了,我不需要在和别人约会的时候也想着他。


 


 From Jehan to Combeferre


热安:我们需要帮到什么程度?


公白飞:一点也不。


热安:但是公白飞


公白飞:热安。


热安:公白飞,他们只是需要一点小助力!


热安:如果他们完全错过了彼此呢?


热安:然后他们中的一个或者他们俩都陷入悲伤的结局,这错会算在我们头上,因为我们都知道如果当初我们只要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他们就都能得到幸福?


公白飞:热安。


 


From Jehan to Courfeyrac


热安:你的男朋友认为我们应该完全不干涉这件事,就算我们都知道安灼拉和格朗泰尔现在非常接近于在一起,然而他们只是需要一点温柔的推动。


古费拉克:什么


古费拉克:什么


古费拉克:等着


 


From Combeferre to Jehan


公白飞:无耻,勃鲁维尔。


热安:我们要不要再谈谈那副骨架:)


 


From Combeferre to Bahorel


公白飞:你家那位有时真是该死的爱管闲事。


巴阿雷:我知道啊,祂*可好了不是吗?<3


  


From Jehan to Grantaire


热安:我认为你需要跟安灼拉谈谈


格朗泰尔:为什么?这样我就可以告诉他我是个不想他都没法度过一天的窝囊废?


热安:也许不是跟他说这些


格朗泰尔:热安


格朗泰尔:你他妈在说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格朗泰尔:这么多年来每次我喝多了想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你就没收我手机


格朗泰尔: 这么长时间以来每次我有勇气告诉他的时候你就让我坐下来然后告诉我想想我在做什么


热安:那些时候你都喝醉了,R


格朗泰尔:是什么让你觉得我现在没喝醉


热安:你不会在你感到震惊的时候喝酒。我了解你。酗酒意味着你没法沉溺得像你想要的那么深。


格朗泰尔:去你妈的


热安:格朗泰尔,听我说


格朗泰尔:为什么我要听


热安:因为我在试着帮你


热安:就像我一直以来做的那样


 


From Enjolras to Combeferre


安灼拉:公白飞我想明白了


公白飞:我现在正忙。


 


From Enjolras to Courfeyrac


安灼拉:古费拉克我想明白了


 


From Combeferre to Enjolras


公白飞:古费拉克也在忙。


 


From Enjolras to Jehan


安灼拉:热安我想明白了


热安:你想明白了?


安灼拉:我一直都有这样的感觉


安灼拉:好吧不是一直


安灼拉:但是有一段时间了


安灼拉:热安我真的想做格朗泰尔的男朋友


安灼拉:真的真的想做他男朋友


安灼拉:热安我喜欢他!


安灼拉:喜欢感觉没那么强烈


安灼拉:我爱他?


安灼拉:我爱他


安灼拉:热安我爱格朗泰尔


热安:棒极了,安灼拉


安灼拉:我应该告诉他吗?


热安:你认为你应该怎么做?


安灼拉:我想我应该告诉他


 


From Enjolras to Grantaire


安灼拉:我爱你


格朗泰尔:这他妈的怎么回事


安灼拉:我


安灼拉:我爱你,格朗泰尔


格朗泰尔:是热安吗?滚开,这玩笑不有趣


安灼拉:不是热安,为什么会是热安?


安灼拉:是我


安灼拉:安灼拉


安灼拉:我爱你


格朗泰尔:滚。开。


 


From Grantaire to Jehan


格朗泰尔:热安,这他妈的怎么回事


热安:什么?


格朗泰尔:安灼拉


热安:……安灼拉做什么了?


格朗泰尔:他


热安:……R?


热安:格朗泰尔


热安:格朗泰尔???


格朗泰尔:抱歉,我刚才在翻最烈的那瓶伏特加


热安:格朗泰尔,你敢开那瓶试试,我现在马上就过去。


格朗泰尔:拜托别


热安:闭嘴你没有发言权


 


From Jehan to Enjolras


热安:你做什么了?


热安:安灼拉,你做了什么?


安灼拉:我告诉他了


安灼拉:也许我不该说的


安灼拉:谢谢,热安。谢谢你的帮助。


 


From Enjolras to Combeferre


安灼拉:公白飞?


公白飞:忙着。


安灼拉:拜托了。


安灼拉:我搞砸了。


安灼拉:我犯了个错误,公白飞,拜托了。


公白飞:发生了什么?


安灼拉:我告诉格朗泰尔我爱他


安灼拉:他叫我滚开


安灼拉:我猜他对我并没有一样的感觉


公白飞:你做了什么?


安灼拉:我刚才告诉你了


公白飞:不,我的意思是。他的脸。他脸上什么表情?


安灼拉:我


公白飞:……不是吧


安灼拉:我发短信告诉他的


公白飞:No.


公白飞:Nope


公白飞:N o p e.


公白飞:请告诉我你在开玩笑。


安灼拉:我不应该这样做的,是吗?


公白飞:不。


公白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公白飞:补救它。


安灼拉:他不爱我,公白飞,他叫我滚开,我还要去做什么?


公白飞:他是不是觉得这是个玩笑?


安灼拉:他问我是不是热安


 


From Combeferre to Jehan


公白飞:热安。


热安:我知道我知道我正在试着补救


 


From Combeferre to Enjolras


公白飞:安灼拉,他认为这是个玩笑,是有别的什么人拿了你的手机。


公白飞:你知道为什么是这样吗?


安灼拉:不知道?


公白飞:试着想想理由。


安灼拉:我猜是因为这是个晴天霹雳?


公白飞:是的。然后?


安灼拉:然后……?


公白飞:我不会帮你想这个。还有别的什么原因会让他觉得那不是你?


安灼拉:因为……他没想过我会对他说这个?


安灼拉:他没想过我会说这个而且我是认真的。


安灼拉:该死,公白飞


公白飞:补救它。


公白飞:快去。


安灼拉:正在。抱歉。谢谢你。


 


From Jehan to Bahorel


热安:宝贝我想我需要你的帮助


热安:格朗泰尔情绪不好


巴阿雷:来了


 


From Grantaire to Éponine


格朗泰尔:我需要些新的炮友,能问你要吗?


艾潘妮:你他妈想都不要想


格朗泰尔:我在自己家里被切断了酒精来源,而巴阿雷和热安像一对失望的父母那样盯着我。


艾潘妮:哎呦,你做什么了?


格朗泰尔:我他妈什么也没做,你去问安灼拉他做了什么。


 


From an unknown number to Enjolras


?:如果你敢伤害我的朋友,他们将永远找不到你的尸体。 




From Enjolras to Bahorel


安灼拉:停在格朗泰尔公寓外面那个是你的自行车吗?


巴阿雷:是啊……为什么这么问?


安灼拉:你和他呆在一块吗?


巴阿雷:对


安灼拉:我能见见他吗?


巴阿雷:你干嘛问我?


 


From Enjolras to Grantaire


安灼拉:格朗泰尔,是我。真的是我。如果我敲门,你会让我进去吗?


格朗泰尔:你敲啊。


 


From Grantaire to Enjolras


格朗泰尔:Okay,你可以停下来了,你已经敲了五分钟了


安灼拉:拜托,格朗泰尔。


安灼拉:让我进去,我需要和你谈谈。


格朗泰尔:关于你既然没有幽默感就不该开玩笑?


安灼拉:关于我既然有需要当面传达给某人的信息就不该借用短信。


格朗泰尔:你在说什么?


安灼拉:比起打字我更愿意说出来。如果可以的话。


 


 


       这次安灼拉敲门的时候,格朗泰尔开了门。他的眼神里透着戒备,也没有回应安灼拉的微笑。他的身后,热安和巴阿雷在沙发附近徘徊着。


   “我想我们现在该准备走了,R,”热安说,他走过来将一只手放在格朗泰尔的背上。“如果可以的话?”


   “是的。”格朗泰尔凝视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安灼拉。“谢谢。我之后再找你聊。”安灼拉让到一边以便热安和巴阿雷可以离开,但他向里面走的时候,格朗泰尔挡住了他的位置。


   “我可以进去吗?”


      格朗泰尔把嘴唇抿成一条细线。“我还在试着决定。”


   “我不该给你发短信的,”安灼拉说,格朗泰尔凝视的目光终于被打破,他转而看着自己的脚。“我应该等到我来这再说。不,我什么都不应该做。你已经有男朋友了。我没有资格——”


   “我没有男朋友,”格朗泰尔打断了他。


      安灼拉看向他,眉毛皱在一起。“可是……”


   “我今天去约会了,”格朗泰尔说。“但没成功。我并没有男朋友。“


   “噢。”安灼拉点头。“我很遗憾它没成功。”


      格朗泰尔静静的哼了一声。“你听上去并不遗憾。”


     “……我确实不,”安灼拉承认。“我一点也不遗憾。我看见你和他在一起格朗泰尔而我觉得——嫉妒。我感到难过又生气然后……我做了这些错误的事情为此我道歉但是我不想要你去跟其他人约会,格朗泰尔。我想要你跟我约会。”


       格朗泰尔扬起一边眉毛。“这只是因为你看见我和其他人在一起吗?”


    “不。不只是因为那个。我喜欢你有一段时间了。我知道。这不是个玩笑,格朗泰尔,这也不是什么一时兴起的念头。我不觉得喜欢足以表达这种强烈的感受,但要是你不想的话我会克制自己使用爱这个词。”安灼拉把一只手插进头发里同时叹了口气。“我想要你跟我约会,格朗泰尔。如果我来这只能让你再次拒绝我,那也没关系。我只是需要亲口告诉你。”


       格朗泰尔笑了,摇摇头。“你知道我们今天也看见你了吗?约会剩下的时间里,除了你我什么都想不了。当初我会去约会的全部原因就是因为我想试着忘了你,去约会别的人。“


    “别,”安灼拉说,“不要忘记我。不要去和别人约会。”


       格朗泰尔的笑容带上些苦涩。“我现在很确定我根本做不到,就算我去尝试。”


   “你对我有感觉。”


      格朗泰尔又笑了。“我对你的感觉,安灼拉?我爱你。那种筋疲力尽,痛苦不堪的爱,我无法抵抗但也无法摆脱。我很爱你而你从未注意,你从来都没有看向我。”


   “我在看着你,”安灼拉回答。“我在看着你但你却移开目光,然而我需要这个,格朗泰尔,我需要你相信我。我发短信给你的时候我是认真的,而且现在也依然是认真的。”


   “那说出来,”格朗泰尔说,仿佛这是个挑战。


   “我爱你,”安灼拉告诉他。“我爱你,格朗泰尔。我可以进去吗?”


   “是的。”格朗泰尔抓住安灼拉的衬衫把他拉进屋里,随手关上他身后的门,然后把他压到门上。“你可以。”


      安灼拉把手放到格朗泰尔肩上,他们的脸离得太近了,鼻尖相互摩擦。安灼拉可以感觉到格朗泰尔的呼吸拂过他的嘴唇。


  “我想要你和我约会,”安灼拉低声道。“我想要和你约会。”


  “我会把你吓跑的,”格朗泰尔告诉他。


     安灼拉扬起下巴。“我没那么容易被吓到。”


     格朗泰尔带着一个安静的笑容摇了摇头。“好吧,我猜是的。”


  “我想吻你,”安灼拉低语。“可以吗?”


  “可以,”格朗泰尔露齿而笑,他的手落在安灼拉的身侧。“吻我吧。”


 


From Enjolras to Group: Les Amis


安灼拉:我想让各位都知道,格朗泰尔是我的男朋友了。


安灼拉:公白飞告诉我,我欠你们所有人一个道歉,为了我一直以来的不经心。


安灼拉:不过我现在觉得太开心了没法感到真的内疚,回到我身边吧。


 


 


From Jehan to Combeferre


热安:都告诉过你啦:D


 






END




注1:原文中向导说的都是NO,非常可爱,很想翻译成“我拒绝”23333333


注2:原句For fuck's sake.原谅我的灵魂翻译。


注3:古费说的是“before sunrise he is your son”,这梗我猜了好久也没get到……有没有机智的公民指点迷津?


感谢评论里的 @Variola ~\(≧▽≦)/~,引用一下她的评论,这个梗“常见于苦命爹妈在争执谁半夜起来喂奶哄娃时互相甩锅XD”


注4:巴阿雷说的是I know, isn't xe great? <3,这里热安依然是流性设定所以我决定用祂。


 



评论
热度(167)
©墾丁
Powered by LOFTER